疯狂炒作真的很爽吗——道达投资手记

射击手游大全

今天,创业板注册制“十八罗汉”的股票简称前面,都加上了一个英文字母“C”。有朋友说,这可能是表示这些股票可以“炒”吧?于是,这些新股又是一顿疯狂炒作,涨幅最大的个股今天又涨了近77%。

达哥统计了一下,这18只个股今天的成交总额,竟然超过了150多只科创板个股成交额的总和,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观念会产生政策,错误的观念必然导致错误的政策。对于国家治理而言,因没有自主性观念和自主性理论而犯下颠覆性战略性错误的国家,在历史上并不鲜见。在观念交锋与文明互鉴中,中国政治学在涉及“国家”的一些关键词上进行了护卫性建构,初步形成了自主性政治学知识体系和话语体系,为增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自信和制度自信提供了理论基础。

此外,蓝思科技、歌尔股份、长春高新、中国中免等,也还是不错。

短期来看,如果游资继续热衷于创业板的疯狂炒作,对于大盘而言,可能还会继续有不利影响。

其实,炒股和工作一样,都要讲究一个愉悦的心情,如果赚钱都让人感到难受了,那还不如干点别的。

具有“中国性”的治理理论:国家治理理论

高位被套的人,其感受自然不必多说。而那些赚了钱的人,如果没有买在最低点,卖在最高点,可能反而跟亏了钱一样的难受。有个朋友说,现在炒创业板,尤其是那些新股,就跟坐上了赌注很大的赌桌一样,每一手交易会让你感到紧张。

第二,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核心是国家治理能力问题。同样的制度为什么治理绩效有着天壤之别?关键在于治理能力的不同。政治学理论关于统治能力、治理能力的讨论并不少见,但主要视其为政治现象而少有上升为能够用来分析政治现象的政治理论。传统的国家能力理论包括合法化能力、财政汲取能力等,但分析解释力有限。合法化能力可谓无所不包,不具分析性;而财政汲取能力则太过具体。与此不同,中国学者把国家治理能力当作一种研究范式,与以政体为范式的西方政治学传统形成鲜明区别。具体而言,国家治理首先要处理国家与社会的关系,“体制吸纳力”对于不同的阶层具有不同的内涵;其次,国家治理是关于制度之间、部门之间的协调与整合,国家治理能力因此体现为“制度整合力”;最后,国家治理事关政策制定和有效执行问题,国家治理能力事实上就是“政策执行力”。由“体制吸纳力—制度整合力—政策执行力”所构成的国家治理能力,事实上成为一种分析性概念,用以比较分析不同国家不同层面的治理能力和治理绩效,这是一种系统化但又非对称性的、非意识形态化的分析性理论,对于针对性地提升国家治理能力的作用不言而喻。

反正从我个人而言,除了今天开盘看了一下这些股票之外,其余时间基本上不想再去关注这些股票了。注册制,绝不意味着这些新上市的公司都是很好的公司,也不意味着他们该拥有更高的估值。相反,相对宽松的上市条件,使得这些公司的基本面可能没有预期中的那么好,真正具有投资价值的,肯定只是少数公司。

而对创业板的这种操作,我个人不建议去参与,所以还是暂时观望一下吧。如果创业板的短炒降温了,那么大盘才有望再次迎来转强的契机。

问题在于,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国家—社会关系属于“普力夺社会”或“强社会中的弱国家”,国家被嵌入各种社会关系网络之中而难得自主性。在此情境下,再主张进一步去国家化而强化社会的权力(权利),这样的国家—社会关系不是更恶化了吗?对此,曾经大力鼓吹治理理论的福山有过深刻反省。要知道,“组织起来”依然是很多发展中国家国家建设的优先议程。

作者:杨光斌(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政治学系教授)

在与治理理论这种强势话语的对话中,中国政治学人逐渐建立起具有“中国性”的治理理论——国家治理理论。显然,“国家治理”之于“治理理论”的不同在于“国家”的角色问题。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正式提出“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命题,得到各界的热烈呼应。无疑,这种社会科学化的政治表述是以学术研究积累为基础的。

这种以个体权利为价值导向的治理理论在常规性议题上都无能为力,在危机治理面前更是束手无策。面对此次疫情,“群体免疫”式的对策说到底就是个人的死活是个人的事,政府不对人命关天这等大事负责。坚持这种社会达尔文主义,只能坐等成千上万的人失去自由主义主张的最重要的权利——生命。在这种价值体系下,即使政府努力作为,也可能会因为民众太过看重个人权利而失控。

而突然来了这么多公司,都被爆炒,似乎就是强行给市场注入了一针兴奋剂,凡是敢于参与的人,都像是打了肾上腺素,4小时的交易时间都是高度集中,高度紧张。

达哥统计了一下,创业板注册制首批18家公司今天的成交总额,达到294.85亿元,竟然超过了150多只科创板个股成交额的总和(282.69亿元),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想到这里,确实觉得有点灰色幽默,因为同样是注册制,科创板上市的新股,就没有这个头文字“C”的过程,而创业板注册制的这18家公司,炒作起来确实就要疯狂得多。

而今天,这些核心资产的表现其实也不弱。比如白酒股,泸州老窖宣布9月10日上调结算价,今天泸州老窖大涨8.05%,市值突破2000亿元。同时,五粮液继续大涨4.71%,总市值突破9000亿元。其他的如山西汾酒、酒鬼酒等,也都有较强表现。

股票简称中标有字母W,代表股票发行人具有表决权差异安排,比如科创板上市的优刻得就是这类公司。

股票简称中如果标有字母U,表示这家公司尚未盈利,比如科创板中的百奥泰等;若实现盈利,这个标识就会取消。

今天创业板冲高回落,创业板指数最终上涨了0.63%,但上证指数却下跌了0.36%。

炒归炒,前期热点,还有最近的创业板,个人觉得总体来说还是游资在炒。而主力机构关注的,应该还是核心资产。

这是比较政治发展研究给我们的基本知识。人们的认知能力与社会科学的发展水平密切相关,在缺乏比较政治学基本知识的前提下,各种与发展中国家国情南辕北辙的概念、理论的流行在所难免,甚至变成某种“道德”标准。现在,人们终于看到,主张个体权利的治理理论在很多发展中国家并不能起到良治的作用,南撒哈拉沙漠国家并没有因为出产了治理理论而变得“善治”,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的治理水平也并没有因此得以提升。

或许有朋友会认为,放开涨跌幅限制,这样不是很爽吗?还有创业板存量公司,也有不少个股20%涨停。确实,感觉沉寂了近一个月的创业板,现在一下子又活跃起来了。但我想问,大家身边又有多少人敢于去参与呢,这种炒法真的很爽吗?

第三,国家治理现代化理论回答了如何保障国家治理能力这个核心和根本问题。一个超大规模国家的政治特征,不但有地域差异、民族差异和文化差异带来的多元性,还有多等级的制度所构成的层次性,多元性和层次性构成了权力的非对称性。在多元性、层次性和非对称性的制度体系中,要提升国家治理能力是非常困难的,但民主集中制确保了制度的协调性和整合性,成为国家治理能力的重要保证。在这次战疫中,表现为政策形式的中国国家治理理论的优势发挥得淋漓尽致,因而才能迅速地遏制疫情蔓延。为了人民生命健康,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举国体制”同时完美地实现了国家与社会的合作治理,证明了这个体制的强大治理能力;而举国体制和国家治理能力的深层结构则是民主集中制组织原则。

当代中国要努力实现的国家治理现代化,包括但不限于如下要点:

而字母V则代表股票发行人具有协议控制架构或者类似特殊安排。带V字母的公司,目前在A股中还没有出现过。

根据国家有关部门的最新规定,本手记不涉及任何操作建议,入市风险自担。

第一,国家治理现代化是国家或政府主导的国家治理体系的现代化。个人权利理论也倡导“人民”,但那只不过是“人民”符号下的个人而已。历史表明,人民利益不会自动实现,只能由国家或者政府去代表、去努力。这是一个谁主导国家治理体系的关键性问题。我们常说国家治理体系包括国家治理、政府治理、地方治理和社会治理,应该说,社会治理的提法是对治理理论的扬弃,从社会管理转变为社会治理。在治理领域,国家治理体系包括政治治理、经济治理、文化治理、军事治理、生态治理等。无论是在制度层次上还是在治理领域上,治理主体都是国家或者政府,必然包括统治和管理,但并不排斥社会的作用。治理主体的确立,与西方治理理论作了根本性的区分,但适当吸收了其有益成果,比如社会治理之说。正如有学者总结的:“国家治理概念强调了转型社会国家发挥主导作用的重要性,同时也考虑到了治理理念所强调的社会诉求,是一个更为均衡和客观的理论视角。”有学者在梳理国内外治理文献后总结道,治理“指的是公共管理(包括治国理政)的方式、方法、途径、能力,而不是指任何特定的公共管理(治国理政)的方式、方法与途径,不是指市场化、私有化,不是指‘无需政府的治理’,不是指‘多一些治理,少一些统治’”。西方的治理理论只是新自由主义的规范性宣示,是“空洞的能指”,在实践中不解决任何问题。

当西方的治理理论大行其道时,主张“国家治理”的研究也影响日隆。有学者提出了作为研究范式的“国家治理范式”,认为国家治理包括政治价值、政治认同、公共政策、社会治理等几个方面。“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命题被提出后,国家治理与西方治理理论被明确区分开来,认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国家治理,本质上既是政治统治之‘治’与政治管理之‘理’的有机结合,也是政治管理之‘治’与‘理’的有机结合。在马克思主义国家理论话语体系中,‘治理’是社会主义国家政治统治与政治管理的有机结合”。对此,需要注意避免两种认识上的偏差:一是简单套用西方“治理”概念解释我国全面深化改革的目标,二是简单认为“治理”概念只是西方当代政治理论和管理理论的专利。

另外,昨天已经爆炒过的康泰医学,今天低开32.31%之后,又被资金疯狂拉起,最终还上涨了17.79%。从今日低点算起,今天盘中最大涨幅高达92%。换句话说,今天一天之内,又带来了一个接近翻番的机会。

中国国家治理现代化的要点

或许你会觉得达哥年纪大了,开始胆小怕事了,不适合参与这种高强度的交易了,那我只能说,我作为可以全天盯盘的股民,都觉得对这类炒作没兴趣,觉得没有参与的必要,那么对于一些本身有工作、只能业余时间看盘炒股的股民来说,就更没有必要去碰了。

当然,创业板注册制首批18家公司股票简称前面的“C”字,其含义并不是说“可以炒”。这个“C”字母,是相对于其上市首日的“N”字,表示股票上市后次日至第五个交易日,而这4个交易日,也是没有涨跌幅限制的。只不过,“炒”字的拼音首字母也是“C”,所以给人带来一种错觉,觉得这些股票可以炒。

再看今天的盘面,创业板市场的过分疯狂,对整个市场而言,并不一定是好事,这使得科创板全线冷却,而且前期热点比如农业、军工、黄金等,今天也大幅下挫。

治理理论来自20世纪90年代初世界银行专家对于南撒哈拉沙漠国家的政策设计。他们认为,这些国家出现普遍性的国家失败,根源在于无能为力的政府,而替代性方案就是加强非政府组织、各种社会组织乃至个人的作用。世界银行甚至还以“投资人民”为主题,强调个人和社会的替代性作用。显然,西方这种治理理论的价值观就是以个体权利为核心的自由主义。以作为新自由主义宣言的“华盛顿共识”的提出为开端,强调社会作用以去政府化的治理理论迅速在全世界流行开来,“无政府的治理”成为治理主义者的信仰,他们认为去政府化的治理才能实现公正透明,才会有政治合法性。

这里,再给大家科普一下注册制下股票名称中的字母代表什么含义。

但是,创业板注册制这种炒法,真的很爽吗?

继续聊今天的创业板炒作。创业板注册制首批18家公司,今天只有卡倍亿下跌1.8%,其余个股全部上涨。其中,C金春暴涨76.87%,C圣元大涨56.07%,C海晨大涨37.7%,共有14只个股涨幅超过10%。